因抱怨防护装备短缺 英国医生也被下了“封口令”


▲赵剡与加拿大的医疗专家进行线上交流。图片/武汉大学官方微信公号

▲彭志勇。图片/武汉大学官方微信公号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1日在发布会上说:“在过去的5周中,我们见证了新增确诊病例呈指数级的增长。在过去一周中,死亡人数增加了一倍以上。而在接下来的几天中,我们将见证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升至一百万,并有5万人死亡。”当地时间30日晚,据意大利多家当地媒体援引卫生部长斯佩兰扎的话说,在当天上午意大利政府召开的会议上,已在评估将目前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所采取的所有限制措施至少延长至复活节假期(4月12日)。政府将朝着这个方向行动。

新京报:与国内的新冠肺炎患者相比,国外患者的临床表现发生了哪些变化?

彭志勇:国内可以搞方舱医院收治轻症患者,但是在西方国家,如果要把所有轻症病人找个地方一起隔离,这个是做不到的。第一,不可能把所有人强制拉出来;第二,他们其实可以在家隔离。中国人的房子太小了,没法居家隔离,但是美国人房子很大,所以我们会建议他们在家自我隔离。

不过国外的医生和科学家也在进行相关研究、临床试验。像法国,现在病人很多,再过一两个月肯定就会有结果了。临床研究其实不难,对国内的科学家来说,病人数量急剧减少,所以临床试验受到了很大影响。但病人数量减少是一件好事,这说明我们遏制疫情的措施是有效的。

然而,新增确诊病例的数量比前一天急剧增加,从前一日的4053例增加到4782例,使自2月21日疫情爆发以来的确诊总数达到110574例。

国内外患者的临床表现存在差异

我的感觉是,西方国家非常强调勤洗手的作用,但他们认为只要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足够远就不会有其他问题,所以对戴口罩的重视程度不够。他们觉得戴口罩会让呼吸不自由。但戴口罩是非常有用的防护措施,这也是我每次分享的时候反复强调的。

赵剡:这段时间欧美国家的病人很多,他们肯定会积累一些经验。这听起来有点无情,但医学的经验就是这么回事:你看的病人多,你就有经验。前段时间中国给世界贡献了很多经验,接下来是欧美国家贡献经验的时候了。通过国外的经验,我们也会反过来思考,假如我们再遇到类似的情况是不是可以做得更好。